中国深宫实录

作者:王镜轮

十一章 皇宫节令风俗

一、岁首吉庆活动

宫中习俗,展示的是后宫作为一个大家庭、小社会的风俗活动。帝王宫廷是以特殊的家庭形式,存在于社会的顶层。社会上的各种习俗,即民俗、民族风尚,在宫中也有保持的必要,事实上构成宫中习俗的主要内容。

皇帝居于家和国之上。每逢重要年节,皇帝要以家、国之主的身份,代表人间的当政者,恭祀天、地、祖先等各种神灵。皇帝从事的这些只有皇帝才具资格完成的活动,无疑是反复证明他的唯一性、神圣性。这些活动被编入国家的典章制度,列为皇帝最重要的政事。这似不能归入帝王宫廷(后宫)

生活的内容,不过对皇帝来说,家事国事统而御之,并无严格的区分。朝廷的各种年节规则、定例,也被典制所容纳,皇帝以至宦官、宫女都不能怠慢。

所以,宫中习俗又与民俗不同,自成一统。

夏历正月初一,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。这一天是岁之首、时之首、月之首,无论贫富贵贱都要以最隆重的方式贺岁。

宫中岁首朝贺,起自于汉高祖,是日举行君臣大朝会,行礼作乐,并筵请外藩使节。元正大会的仪式在外朝的正殿举行,皇帝身着衮冕,郑重出席仪式。届时,设仪仗,备太常雅乐,百官在御前列队(北宋俗称“排正仗”),太子、王公、宰相代表百官向皇帝贺岁、执酒上寿,诸国使臣献礼朝贺。然后赐宴,上演乐舞、百戏。

明代大朝会的仪式规定为:“先一日,尚宝司设宝案于座之东,鸿胪寺设表案于殿东中门外,主客司设外藩贡方物案于丹陛左右,钦天监设定时鼓于文楼上,教坊司设中和韶乐于殿内东西,设大乐于皇极门内东西,俱北向。

至期,锦衣卫陈卤簿仪仗于丹陛丹墀东西,设羽扇于殿内东西,陈车辂步辇于皇极门丹墀中道,北向。金吾等卫列甲士军仗于皇极门外、午门外丹墀东西,旗手卫设金鼓于午门、皇极门外,御马监设仗马,锦衣卫设驯象于文武楼南,东西相向。钦天监设报时位于丹陛之东。鼓初严(天未明,四刻捶一鼓为一严),百官朝服列班午门外。鼓次严,百官次第由左右掖门入,谐丹墀序立,鸣鞭卷帘。鼓三严,导驾官前导,尚宝司捧宝前行,乐作,奏‘飞龙引’之曲,上衮冕升座。外赞排班,班齐鞠躬。大乐作,奏‘风云会’之曲,再奏‘庆皇都’之乐,三奏‘喜升平’之乐。赞搢笏鞠躬舞蹈,赞跪唱山呼,赞出笏,俯伏四拜兴。礼毕鸣鞭,奏‘贺圣明’之乐,驾兴。尚宝司捧宝,导驾官前导至中和殿,驾还宫。”

在出席大朝会之前,皇帝先在明堂和祖庙祭告。例如清代元旦一早,皇帝到堂子(祭祖之所)行礼,然后出席大朝会。外廷仪式结束后,回内廷,接受皇后率领嫔妃行礼、皇子皇孙行礼。

清雍正始行元旦明窗开笔之典。元旦的子夜在养心殿(寝殿),开笔濡染翰墨,先用硃笔书字,再提墨笔,书吉语,以祈一岁之政和事理。乾隆每年元旦,例行抄写《心经》一册。

明宫内,正月初一五更,穿着葫芦景补子和蟒衣的宫眷、宦官们焚香放炮。这一日内廷跳荡着一片欣喜气氛,人们将门闩或木槓向空中抛掷,以三次为度,称为“跌千金”。与民间一样,互相拜祝,贺新年。食物丰盛而特殊,饮椒栢酒,吃水点心,叫做吃“扁食”,其实就是水饺。扁食中暗包银钱一、二于内,吃到的人便会认为一年吉利。食物还有百果,“百事大吉盒儿”中装着柿饼、荔枝、圆眼、栗子、熟枣。还有吃驴肉之习,也用小盒装驴肉,民间俗称驴为鬼,宫中也是同样,于是吃驴肉就叫做“嚼鬼”。

清代沿自关外的习俗,在元旦当日,皇帝与外藩王、贝勒、辅臣、六部正卿吃祭神肉,又称跳神肉。肉中以髀体为贵,皇帝用御刀切割肉骨,然后自奉。王和大臣们分别吃各自盘上的肉。元旦的例餐水饺,清宫叫“煮饽饽”,饽饽中也有包藏银锞的,皇帝御膳中的饽饽,碗面上的一、两个便是此馅,皇帝自然会吃到,以此为喜。元旦的团圆饼是清宫的特色,饼以淀粉制作,内裹肉馅。有时皇帝以团圆饼赏赐大臣,以示恩宠。

立春,在元旦的稍前或稍后时,是为古人的春节。春天将万物生发,阳气上升,一片绿色,所以在立春来临时,有迎春、迎气的习俗。东汉时,迎春的使者打着青幡,头裹青帻,到东郊迎春。在此之前先把一位童男装扮成春天的象征,一身青色衣,青巾罩头,藏于东郊外的田野中。迎春使者至,童男在田野中出现,使者拜之,把“春天”带回。明代宫中派出的迎春使者,到东直门外迎春。汉、唐时,皇帝要亲自前往东郊迎气,祭祀青帝。清代皇帝在宫中延庆殿九叩迎春,为民祈福。

以农业为民生之本的古代中国,立春一到,就要准备春耕。在立春时节,京城的地方官要向朝廷进献春牛,以示劝农。例如北宋由开封府造进大春牛,南宋由临安府造进,明清由顺天府造进。春牛用土制成,又称土牛。在内廷,宦官用五色丝彩杖鞭牛(宋代)或由进献春牛的顺天府尹击牛(明清),民间这种仪式叫做“打春”。明清进春牛的同时还要进春山(明代称春花),春山用金银珠翠等物制成。

宋代,立春日皇帝赐给京官和仆从各色幡胜,幡胜是用金银箔罗作成的彩色装饰物,唐宋时盛行。宫中的风俗食品是春盘,上盛烹豚、白熟饼、大环饼及糖果,以生菜萝卜为装饰。明代立春日,皇帝于午门赐百官食春饼,春饼即簿饼,夹菜肴卷成筒状而食。宫中除吃春饼外,以“咬春”为名吃萝卜。

中国古代以男耕女织为社会分工,深居皇宫中的帝、后每年都要象征性地耕田、采桑,在大礼中称为藉田礼、亲蚕礼。

耕藉在孟春时节举行,皇帝在三公、诸王、尚书等大员的陪同下,来到祀先农之所。庄重地祭祀先农之后,皇帝按照繁密的礼仪规定,站到耕位上,面向南。侍中从司农卿手中接过耒,奉进给皇帝。皇帝抓耒,耕三推,侍中再接过耒,交司农卿收回。陪同仪式的三公诸王耕五推,尚书、卿耕九推,以符古礼。然而皇帝为了显示谙凉农耕之辛苦,常常逾礼多耕,如唐玄宗就曾一直耕完一垅。

皇后于季春时节举行亲蚕礼。在此之前,先行斋戒,陪同亲蚕的有命妇、嫔妃、公主等。亲蚕地点在后苑或宫外的先蚕坛,清代的先蚕坛在西苑之东北隅。皇后先按照复杂细密的规则祭祀先蚕氏。之后,在女官的引导下来到采桑处,从女官手中接过钩,按规定采下三条桑叶,另有女官拿着筐接住皇后采下的桑叶。皇后采完,把钩交还女官,命妇、嫔妃等开始采。皇后采下的桑叶被拿到蚕室,由负责养蚕的妇女饲蚕,有时皇后亲自饲蚕。在“礼毕”声中,皇后返回。

二、上元灯火

正月十五日是古代的上元节,亦称灯节。

千门开锁万灯明,正月中旬动帝京。

三百内人连袖舞,一时天上著词声。

元宵赏灯始于汉祠太乙。西汉朝廷在正月望日(十五日)祀太乙神,祭祀过程从当日天黑到第二日天明,灯火燃一整夜,此后形成正月望日夜游观灯的习俗。然而,在上元节以灯为主要形式庆元宵,唐以前并不常见。

以前,除了张灯歌舞宴乐外,此日还有登高之习,北方朝廷较重视。石虎在邺都曾设正月十五日登高之会。隋文帝常在此日与近臣登高。有次登高时,文帝发觉元胄没有跟随,派人驰马召来。见到元胄,文帝说:“公与外人登高,未若就朕也”。登高后,赐宴欢饮。

在北朝登高的同时,南朝张灯庆元宵之风渐盛。隋时,民间正月十五日夜欢闹通宵,鸣鼓聒天,燎炬照地,人带兽面,男为女服,竭资破产,竞此一时。

唐朝开始,京城正月十五日前后三夜解除夜行之禁,于是寺观街巷,灯明若画,山棚高百余尺,神龙(唐中宗年号)以后复加严饰。士女无不夜游,车马塞路,有足不蹑地浮行数十步者。唐代以宫廷为引导的上元灯火极盛。

唐玄宗曾在东都洛阳上阳宫,大陈影灯,设庭燎,自禁中至于殿庭,皆设蜡炬,连属不绝。巧匠毛顺,做缯彩灯楼三十间,高一百五十尺,悬珠玉金银,微风一至,锵然成韵。灯呈龙凤虎豹腾跃之状,时人惊叹非人力所能为。早在登基的第二年,唐玄宗意气高扬,在正月十五、十六、十七日三夜,于京城安福门外设置高二十丈的灯轮,灯轮披挂锦绮,饰以金银,错杂五万盏灯,灯轮如万花开放的巨树。宫女上千人,衣罗绮,曳锦绣,耀珠翠,施香粉,又从长安、万年两县少女、少妇中挑选千余人,在灯轮下踏歌,三夜纵欢,这是古人少见的狂欢场景。为装点这盛大的场面,唐廷耗费巨赀,一花冠,一中帔,价值万钱,场中每一个女艺人的装费就达三百贯,民间少女少妇的衣服、花钗、媚子也都由朝廷支出。

宋代上元观灯成为固定习俗,前后五日城中张灯,皇宫正门结彩为山楼影灯,设置路、台,教坊陈百戏。徽宗在位时,元宵之盛在北宋空前。正月初,彩山已经搭好,灯光与彩丝相配,金碧交射。宫门前设三大牌坊,彩结为饰,金书大牌,中间是“都门道”,左右是“左右禁卫之门”,最上面的大牌上写着“宣和与民同乐”。彩山之沓上画着神仙故事。山的左右是传神的文殊、普贤跨狮子、白象,每位的指或爪各涌出五条水道,而且还不停地摇动。灯山的高处有一水箱,用辘辘绞水上去,贮于箱内,水从上喷下,如同瀑布,又构成一景。用草编成的戏龙卧于左右门上,用青幕遮笼,草上密置灯烛数万盏,望之蜿如双龙飞走。自灯山至宣德门楼前面的大街,约百余丈的地方,有一个用棘刺围起来的演出场所,内设两长竿,高数十丈,以绘彩结扎,各种纸糊的百戏人物悬于竿上,随风摇动,宛若飞仙。一旁的乐棚内,由官府乐人作乐、演杂戏,左右军也在这里演百戏。

宣德楼上、黄缘帘后,徽宗皇帝坐在御座上观赏盛景。帘外有黄罗搭成的彩棚,侍卫官执黄盖掌扇。两旁的朵楼上各挂灯球一枚,直径接近一丈,内燃椽烛。帘内,乐声与宫嫔的嬉笑之声此起彼伏,飘于楼外。楼下用枋木垒成露台一座,彩结栏槛,台上演戏,两边站列着身着锦袍的禁卫,个个头簪上插着皇帝赏赐的花。露台面对着乐棚,露台弟子与教坊钧容直艺员,竞演杂剧。露台下面是争睹盛会的百姓,乐人们不时率导百姓山呼万岁,如此更添一景,宣德楼上的徽宗皇帝能不喜上眉梢?

上元设灯,宋代由三日扩为五日,到十八日夜方收灯。传说是因吴越王钱俶来朝,献土纳钱,以买后两夜。此说不无道理,吴越王为求自保,常向宋廷贡进财物,这笔收入,宋廷自然愿意用在节庆上,加上为昭示天下承平,扩展两夜灯会顺情顺理。

迁至临安的南宋朝廷,一进入新年灯火就日盛一日。由宦官机构置办的内廷灯盏,竞出新意,年年不同。专为陈灯立起的鳌山,灯品极多,其中以“苏灯”最具风采。灯中,圈片大者直径三、四尺,用五色琉璃为框架,其上有山水人物、花竹鸟雀,奇巧动人。后来福州进献的白玉灯更奇,灯围全用白玉,光耀夺目,如清冰玉壶,爽彻心目。之后,新安又献上“无骨灯”,整个结构形同玻璃球,其实是用粟为原料烧成的。

上元节的奇巧之物层出不穷。宫中制作的琉璃灯山,“其高五丈,人物皆用机关活动,结大彩楼贮之。又于殿堂梁栋窗户间为涌壁,作为诸色故事,龙凤噀水,蜿蜒如生,遂为诸灯之冠。前后设玉栅帘,宝光花影,不可正视。仙韶内人,选奏新曲,声闻人间。殿上铺连五色琉璃阁,皆球文戏龙百花。小窗间垂小水晶帘,流苏宝带,交映璀璨。中设御座,恍然如在广寒清虚府中也。

上元夜间二鼓,皇帝乘小辇,到宣德门观鳌山。为使皇帝便于观赏,擎辇的内官们要倒行。这一夜,宫中五色荧煌炫目,天空也被映得发红。鳌山上的灯千百种,精巧奇特,无所不有。鳌山正中以五色玉栅簇成“皇帝万岁”四个大字。上面是伶官奏乐,称念口号、致语;下面是露台,百艺群工,竞呈奇技。教坊女艺人和宦官百余人,皆巾裹翠蛾,仿街坊流行的清乐和傀儡戏,在灯月下弹奏、舞弄。他们的表演比不上街市中的名艺人,有时皇帝下旨,宣唤市井舞队,在此之前临安府尹已经做好了准备,挑选貌美和善歌者在宫外谨候。

欢腾的气氛延至深夜,最后一个节目是施放烟火,百余架烟火隆响,乐声四起,皇帝在烛影纵横中起驾,还于内寝。而宫外市井上的歌舞喧闹仍未止息。

明代,朝廷明令允许民间自正月十一日至二十日,放灯十夜。明宫每逢上元节,宫女、宦官皆穿灯景补子蟒衣,宫中张灯,有牌坊灯和鳌山灯。节前,宫女和宦官们在乾清宫丹陛上安放牌坊灯,在寿皇殿安放方圆鳌山灯。

牌坊多至七层,鳌山至十三层。这一夜,皇帝于午门赐大臣观灯,“九门灯火云霄上,午夜山河锦绣前”。在鳌山之顶,点放神器三具,待“霹雳一声开夜色,九重星斗九重天”。

宫中燃放烟火之事,由钟鼓司太监负责,自岁暮二十四日起至正月十七日止,每晚在乾清宫丹陛下扎烟火,种类有“寿带”、“葡萄架”、“珍珠帘”、“长明塔”等。

清代正月十五的烟火最盛,施放烟火之地常在圆明园。圆明园的“山高水长”是皇帝与王公大臣、外藩观赏烟火之所,其地处园西,俗称“西厂”,地势开阔,宜陈火戏。皇帝在筵宴上先观赏摔跤、玩艺(杂技)、外藩音乐、歌曲之后,再放花盒。侍卫将左右柱上所系盒子线焠火引之,于是金蛇电掣,倏忽间至十余丈外,火焰如鹤翅翻飞,而且色彩斑澜。烟火盒子有大小方圆多种,上绘人物花鸟。诸侍卫手执花筒,络绎点放。最后一盒烟火叫做“万国乐春台”,俗称“炮打襄阳城”,每一年都由这盒烟火压轴,方法是“沿河编花篱,遍置花炮,星火乍然,万响齐发。”然后圣驾还宫。

舞灯,是清宫庆元宵的一个精彩节目。舞灯又叫转龙灯,表演者一人持一竿,竿上再横一短竿,横竿两头各系一红灯,舞灯的队伍盘旋行走,参差高下,如龙之宛转,康熙年间曾在元夜大放灯火,地点选在南海子(南苑),令臣民纵观于行殿外。康熙皇帝与诸王大臣饮酒观灯,出场的是宫女五十人,虹裳霓衣,覆以杂彩,人担两灯,各据方位,高低盘舞,若星斗撒在夜空,如珠光闪烁海面。乾隆时圆明园的灯舞结合传统的宫廷字舞,规模更大、更具观赏性。三千人列队舞灯,口唱太平歌,各执彩灯,循环进止,各依其程序,忽而三千人排成一“太”字,再转成“平”字,忽又形成“万”字、“岁”字。

康熙皇帝和王公大臣以及周围聚观的民众,欣赏完灯舞,继而聆睹火药的壮美:“火发于筒,以五为耦,耦具五花,抡升递进。乃举巨炮三,火线层层,由下而上。其四箱套数,若珠帘焰塔,葡萄蜂蝶,雷车电鞭,川奔轴裂,不一而足。又既则九石之灯,藏小灯万,一声迸散,万灯齐明,流苏葩瑵(花形的装饰品),纷纶四垂。箱中鼓吹并起, 鞉觱篥,次第作响,火械所及,节奏随之。霹雳数声,烟飞云散。最后一箱,有四小儿从火中相搏堕地,炮声连发别有四儿花裆,杖鼓拍板,作秧歌小队,穿星戴焰,破箱而出。”康熙皇帝通晓科技原理,不知上述烟火是否出自他的设想。

明清宫中与民间同样以浮圆子为上元之夜的特定食物,遂称“元霄”。

这一时节,宫中好尚的珍味食物自然不止是元霄,刘若愚在《酌中志》上,对明宫中上元节的各种食品作了介绍:“斯时所尚珍味,则冬笋、银鱼、鸽蛋、麻辣活兔;塞外之黄鼠,半翅鹖鸡;江南之密柑、凤尾桔、漳州桔、橄榄、小金桔、风菱、脆藕;西山之苹果、软子石榴之属;冰下活虾之类,不可胜计。本地则烧鹅鸡鸭、烧猪肉、冷片羊尾、爆炒羊肚、猪灌肠、大小套肠、带油腰子、羊双肠、猪膂肉、黄颡管耳、脆团子、烧笋鹅鸡、醃鹅鸡、煠鱼、柳蒸煎煠鱼、煠铁脚雀、卤煮鹌鹑、鸡醢汤、米烂汤、八宝攒汤、羊肉猪肉包、枣泥卷、糊油蒸饼、乳饼、奶皮、烩羊头、糟腌猪蹄尾耳舌、鹅肫掌。素疏则滇南之鸡;五台之天花羊肚菜、鸡腿银盘等蔗菇;东海之石花海白菜、龙须、海带、鹿角、紫菜;江南蒿笋、糟笋、香菌;辽东之松子;蓟北之黄花、金针;都中之山药、土豆,南都之苔菜;武当之莺嘴笋、黄精、黑精;北山之棒、栗、梨、枣、核桃、黄连茶、木兰芽、蕨菜、蔓青,不可胜计也……凡遇雪,则暖室赏梅,吃炙羊肉、羊肉包、浑酒、牛乳、乳皮、乳窝卷蒸用之。”

元夕,清皇室大多举行家宴,观传统乐舞,回顾王业的艰难;观太平万岁宫舞,畅享升平富贵。康熙皇帝五十七岁那年,在元夕家宴上,躬亲起舞,为七旬的皇太后举杯祝福,被内外传为天家盛事。

三、中和节花朝日

二月一日中和节,始自唐朝,李泌请朝廷以二月朔为中和节:赏赐民间以囊盛百果、谷、瓜、李的种子,相互遗送,称为“献生子”;皇帝在宫中接受百官进献的农书,以示务本。从此中和节成为宫中和民间的节日,并延续下来。宋代,皇帝完成接受农书的仪式后,到后廷与后妃、皇子、公主们饮宴、戏乐。宫女们则在殿外玩斗百草的游戏。

明代的这个节日,宫中的习俗与民间同样,用黍面枣糕,以油煎之;或用稀面摊为煎饼,名曰“薰虫”;食河豚,饮芦芽汤以解热;煮过夏之酒;食鲊(腌鱼、糟鱼之类),名曰“桃花酢”。

清代又称中和节为太阳节。北宋街市上到处叫卖太阳糕。太阳糕是用江米做成圆饼状,有的五枚一层,上面立着一只寸大的小鸡;有的上面印着金乌圆光,民间用太阳糕祭日。祭日祭月本是国之大典,只有皇帝才能主持,士民不得擅祭,平民百姓祭日不过是用太阳糕感谢阳光普照之恩,与皇帝祭日不存冲突,因而被许可。

宫中逢太阳节,每年必设太阳供。照例在供前念斋意,供设地点为宫内的养心殿或南海的涵元殿。习艺太监在太阳供前奏乐。

二月十五日相传为花神的诞日,时值百花争春,此日便是花朝节。清宫对此节尤为喜好,因二月十五日又是太上老君的诞日,故花朝移到十二日。

是日,剪黄、红绸条,宽二寸、长三尺,系于宫内各树上。皇帝、皇后在圆明园花神庙拈香,南府的习艺宦官在船台演戏,承应的戏目是“花台啸侣”、“百花献舞”。皇太后也在这一天到圆明园的同乐园听戏,南府的宦官们要准备上演“万卉呈祥”、“山门”、“打番”、“赶车”、“飞虎山”、“卖兴”、“刺汤”、“叩当”、“万花献寿”。

四、清明节三月三

冬至以后的第一百零五日是寒食节,寒食后两日是为清明。为纪念春秋时人介子推,人们相约在介子推被烧死的那一日家家不得动炊火,只能吃冷食。后相沿成为风俗,民间执行得尤其严格,介子推的家乡太原形成了连续一个月寒食的风俗。北魏武帝曾为此下达禁令:“闻太原、上党、西河、雁门冬至后百五日,皆绝火寒食,云为介子推。旦子胥沉江未有绝水之事,今北方冷寒之地,老少羸弱,患将不堪。令到,人不得寒食。若犯者,家长半岁刑,主吏百日刑,令长夺一月俸”。看来皇帝对寒食不感兴趣,也未闻宫中有执行寒食的方法。

唐玄宗开元年间,敕令寒食扫墓。这一条在礼经上并无根据,但却沿习下来,衍成风俗。寒食前后的三日,百姓皆出城上坟。

不论寒食是否断炊,在宫中,寒食节之后清明例有取火之举。唐宋皇帝于清明日赐新火,是用游戏的形式。唐代集尚食内园官小儿于殿前,用榆木钻火,先钻出火者,进献给皇帝,同时得到三匹绢、金碗一口的厚赐。该日,京城民众聚观于宫门外。宋代皇帝清明日赐臣僚巨烛。命小宦官用榆木钻火,先得火者,得到与唐代同样的赏赐。

清明节,北宋的诸军禁卫排成马队,跨马、作乐、出城,旗旌鲜明,军容雄壮,人马精锐,此举叫做“摔脚”。祭陵的队伍另外悄悄出宫。

寒食清明,宫中一片嬉乐场景,唐代有拔河、斗鸡、荡秋千等项目。荡秋千是宫女的专项,且在清明期间最为盛行,明宫径称清明节为秋千节。紫禁城的坤宁宫及各宫,清明时各竖起秋千一架,到立夏前一日才卸下来。宫女们自有戏秋千的服装,金绣衣襦,香囊结带,头插柳枝,双双相向而荡,绮罗飘舞,彩带交飞。“未许人间轻比拟,壶中游戏半仙娥”(乾隆诗)。

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”。三月三上旬已日,官民都要到水边洗濯,象征洗去一年的尘垢和久病。魏晋以后改为三月三日。

三月三日与水密切相关,宋代每年逢此节都要开金明池、金水河。唐宋以来,赐宴曲江,曲水流觞为三月三日的君臣佳会。关于这一习俗的形成,有多种说法,晋武帝司马炎曾问尚书郎挚虞:“三日曲水,其义何指?”挚虞解释说:“汉章帝时,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,至三日俱亡,一邨以为怪,乃相携之水滨,盥洗,遂因水的泛觞。曲水之义起于此。”司马炎说:“若如所谈,便非佳事。”尚书郎束皙更发高见:“仲治小生,不足以知此。

臣请说其始。昔周公城洛邑,因流水以泛酒,故逸诗云:羽觞随波。又秦昭王三日置酒河曲,见有金人出,捧水心剑曰:“令君制有西夏’。及秦霸诸侯,乃因此处立为曲水祠。二汉相缘,皆为盛集。”司马炎对此说极为满意,一声“善!”的感叹之后,赐束皙五十斤金,降挚虞为阳城令。王右军的《兰亭序》云“暮春之初……修禊事也”。就指三月三日的活动,修禊也是指水边除凶去垢,因此《兰亭序》又称《禊帖》。

汉以至清,皇帝都要在宫苑主持曲水流觞。汉唐时,皇帝也常出宫到郊外的水边祓禊,例如汉武帝某年三月三日,祓于灞水之滨,回宫时路过平阳公主家,在饮宴时看上了歌女卫子夫。唐诗人王维曾侍从皇帝祓契并侍宴曲江,诗中道:万乘亲斋祭,千官喜豫游。奉迎从上苑,祓禊向中流。

又有“君王来祓禊,灞浐亦朝宗”之句。后来祓禊成为三月三日曲宴之前的一种仪式,曲水流觞之宴代代流传。曲江宴上,君臣常即席联诗,是为雅戏。

这个祈求吉祥的日子正适合安排吉祥的事情。唐代宫女例行于这一日,在兴庆宫大同殿前与骨肉相见,与家人相互询问、安慰,互送物品。唐代皇帝在此日赐给侍臣细柳圈,据说携带它可以免虿(蝎子)毒。

五、花节端午

三、四月间,宫中百花盛开,赏花的美事不可或缺。在一年之中最令人流连的春季里,赏花没有定日。唐穆宗对鲜花非常爱怜,每当宫中花开,便命人搭设重顶帐,为其遮蔽风雨,特置惜春御史,负责守护百花。位于临安的南宋宫廷,花的品种极多而且花期长,皇帝赏花之前,宫廷花匠们为苑中花木妆点一新。在景点上设锦帘绡幕,上缀飞梭绣球,下铺茵褥,其间器玩盆窠,珍禽异物,各务奇丽。小宦官到市肆勒索性地购买珠翠冠朵,篦环绣缎,画领花扇,官窑定器,孩儿戏具,闹竿龙船等以及水果食品类。上述只是皇帝赏花时的辅助物品,而花苑则被装点成西湖景致。皇帝先在梅亭赏梅花,芳春亭赏杏花,桃源观桃花;再到粲锦堂赏金林檎,照妆亭赏海棠,兰亭修禊;最后到钟美堂饱览群芳。堂前三面,皆以花石为台三层,各植名品,标以象牌,覆以碧幕。台后分植玉绣球数百株,花如镂玉。钟美堂内左右各有三层花架,雕花彩槛,护以彩色牡丹画衣。架上列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,插着花中的珍品,有姚魏、御衣黄、照殿红等近千朵。在堂中的四面,摆设着千百棵植在大斛中的异花,斛面贴以银箔。此堂的梁栋窗户间,亦以湘筒贮花,鳞次簇插,如万朵艳翅。皇帝在花海中,天颜悦怿,赐给随行的妃嫔、内官及伶官各色物品,叫做“随花赏”。到春暮,皇帝在稽古堂、会瀛堂赏琼花,静侣亭、紫笑净香亭采兰挑笋,则春事已在绿阴芳草间矣。

明代,宫眷们在三、四月间穿着罗衣,到观花殿赏牡丹,牡丹花圃上架着彩棚。牡丹盛开后,芍药又在延赏之中。明宫中的珍奇花卉在冬天存于窖内,二月开窖放风,三月搬到室外,装点于园圃、亭榭。

明宫四月尝樱桃,以为此岁诸果新味之始。吃笋鸡、白煮猪肉,有“冬不白煮,夏不熝(炼熬)”之说。又用各种肥肉、姜、葱、蒜剉如豆大,拌饭,以莴苣大叶裹食之,名曰“四胞儿饭”。尝一岁五谷新味之始,以食“捻转”为象征,“捻转”是用刚结出的麦穗煮熟去芒壳,磨成的条。

四月八日是释迦佛的生日。唐宋时,民间有浴佛斋会,人们煎香药糖水互赠,名为浴佛水,寺中举行浴佛仪式——以水灌佛像。明清时四月八日俗称结缘日,京城人用青黄豆数升,煮熟后邀路人食之,以为结缘。

清代宫中每年,将大内所备的红蜜及诸王所备之蜜,贮黄瓷浴澉内,以净水搅匀,将宫中的佛请到浴池内。浴后,以新棉垫座,安奉亭中,还于原位。是日,皇帝在圆明园观戏。

端午节古代又称天中节、浴兰令节。《大戴礼》上说:“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”。人们在此日以兰汤沐浴,“浴兰汤兮沐芳华”(楚辞),故称此节为浴兰令节。五月五日接近夏至,夏至意味着阴气上升,病毒渐虐,所以《夏小正》指示人们“此日蓄采众药以蠲除毒气”。汉时人家用朱索连以桃印,施于门户之外,后来人们用艾草扎成人形或虎形,悬于户上以禳毒气,或用蟾蜍祛疾,将赤灵符著于心前以辟五兵。这便是天中节的辟毒活动,延至清代。

两宋宫中端午,宫中造办物品的机构内司意思局,制作红纱彩金盝子(小匣),里面有人工捏做的毒虫,即蜈蚣、蛇、蝎、蜥蜴等,毒虫被葵、榴、艾叶、花朵所围,盝子的正中,摆着用菖蒲或通草扎成的天师驭虎像,四周是五色染就的菖蒲叶。皇帝于是日赐给大臣取禳毒之意的经筒、符袋,实则内装糖果、巧粽镂金花等礼物。明宫中自五月初一至十三日,宫眷宦官皆穿五毒艾虎补子蟒衣,门两旁放置菖蒲、艾盆,门上悬挂吊屏,上画天师或仙子、仙女执剑“降五毒”的故事,恰似年节的门神。初五日午时,即天中节的时辰,宫中人人饮盝砂、雄黄、菖蒲调成的酒,吃加蒜过水温淘面,身佩艾叶,调诸药酒,画治病符。太医院官员举着旗子、带着鼓吹到南海子捉蟾蜍,取蟾酥,方法是用针刺其两盾,取酥后蟾多死,后只刺其一眉,蟾得以继续存活。蟾酥用来做解毒的药。清宫中,人们用雄黄调酒,涂于耳鼻,以避虫毒。

唐时宫中有赐赠服玩、斗百草的习俗。唐太宗曾在端午日对长孙无忌、杨师道说:“五日旧俗必有服玩相贺,朕今各贺卿以飞白扇三枚,庶动清风,以增美德”。唐玄宗曾于此日赐宰臣钟乳,宰相宋璟拜受赐,携去炼药。斗百草是由蹋百草演化来的,其技法今已不详。有一则记载是,谢灵运临刑前将美须施给南海祗洹寺,作为维摩洹像之须。几百年后到唐中宗时,安乐公主要在端午日斗百草,为广其物色,令人驰驿取须。

然而,众所周知,端午节是为纪念屈原而形成的节日,那是因为屈原在不吉祥的五月五日投江,与天中节、浴兰令节恰是一天。屈原投江后,楚人哀之,每年至此日用竹筒贮米,投江祭悼。以竞渡的形式纪念屈原始于越王勾践,或者说民众驾舟楫争渡于水上,欲救屈原的行动被勾践定为风俗。

魏晋以后,端午节人们必食粽子、角黍,在水上斗龙舟,以存纪念屈原之遗意。唐时,粽子有百索粽、九子粽。开元年间,宫中端午造粉团、角黍,用小角造方子,架在箭上射盘中粉团,射中者得以食之,食品与戏乐相结合,与祭悼的原义相差甚远。宋代粽子品种又增花样,有角粽、椎粽、菱粽、筒粽、秤锤粽,由里面夹枣或糖增为夹松栗、胡桃、姜桂、麝香等,又用艾灰淋汁煮之,其色如金。

明清时,天中节与浴兰令节的内容逐渐淡却,明宫端午节除了斗龙舟、食粽子以外,复演射柳故事,宦官们以骑射为娱,文武官蒙赐“走骠骑”于后苑。“走骠骑”的规定是,一人骑马执旗引于前,一人驰骑出呈艺于马上,或上或下,或左或右腾掷骄捷,人马相得。如此者数百骑。其后是穿著服者,臂鹰走犬,表演围猎状,俗名为“走解”。上述表演者是御马监的勇士。

清代每年端午节,皇帝在圆明园的望瀛洲,太后在蓬岛瑶台,观龙舟相竞,“中流九龙舟,谁肯相参差”。龙舟竞渡者为宦官,在表演前他们在福海已经演习多时。道光以后内患外乱,皇帝不再有兴致观赏龙舟了。应节戏则照例上演。

六、乞巧节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
纤纤擢素手,扎扎弄机杼。

终日不成章,涕泣零如雨。

河汉清且浅,相去讵几许。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是流传于民间的浪漫故事。据古人考证,这个故事始于汉武帝。七月七日作为节日,对宫女们来说是再重要不过了。织女与牛郎毕竟相会有期,恭立于七夕星空下的代代女儿们,并不认为织女哀哀可怜。

织女在人们观念里是女神,她掌握着幸福、巧艺和寿考,而且这位女神心地善良,她会接受人们虔诚的祈福。传说唐大将郭子仪曾在七夕请求织女赐给长寿富贵,织女笑着说:“大富贵亦寿考”。后来果真福寿两全。这等梦臆,宫女们难以编织出来,因此七夕之夜的翘望和祈求代代相传,期待的心绵绵不绝。

七月七日是宫女们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。这一天,西汉的宫女们到百子池边,演奏于阗乐,相互以五色缕羁连,叫做“相连爱”。在宫中的开襟楼,宫女们竞相穿七孔针,乞求织女授巧。七夕穿针仪式成为宫女们历代相沿的习俗。唐宫七夕,宫女们各执九孔针、五色线,向空中穿去。为了穿针乞巧,宫中出现了穿针楼(南齐)、乞巧楼。

元代宫廷曾有斗巧的游戏,宫女们登台,以五彩丝穿九尾针,先完者为得巧,迟完者则输巧。众人出资赠给得巧者。元武宗时洪妃独宠后宫,七夕,诸嫔妃不得登台,台上结彩为楼,洪妃与几名宦官登上。洪妃剪彩散于台下,令嫔妃宫女们争拾,以拾到的彩丝艳、淡分胜负。次日举办斗巧宴。

明宫七月七日,设乞巧山子,兵仗局进乞巧针。宫眷们身着鹊桥补服,在这日午间斗巧。在庭院中放置一盆水,水被日光久晒,生了一层膜,宫女们设针浮于膜上,看水底针影:影呈云龙花草形者,便是得巧;如果形如椎、丝、轴,就是拙针。清宫沿此习俗。

既是乞巧于织女,就须有贡品。各朝宫中,织女星下,都摆设着各种果品,“甘瓜素果敞清筵”。唐至清,宫女们在陈设瓜果花酒以外,采蜘蛛于小盒,次日观蛛网之疏密,以密而圆谓之得巧,此法由唐宫中传至民间。清代的七夕巧筵常设在御园四十景之一的“西峰秀色”,设彩棚、摆蛛盒。乾隆诗云:“西峰秀色霭宵烟,又试新秋乞巧筵。”

清宫每年七夕,陈瓜果,设牌位,由皇后亲行拜祭礼。牵牛和织女的神牌分别是“牵牛河鼓天贵星君”,“天孙织女福德星君”。

古人把正月十五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十五列为三元。七月十五是中元节。

中元节起自于佛教“目连救母”的典故。《盂兰盆经》中说:“目连比丘见其亡母生饿鬼中,即以钵盛饭往饷其母,食未入口化为火炭,遂不得食。

目连大叫驰还白佛,佛言:“汝母罪重,非汝一人力所奈何,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,至七月十五日,当为七代父母、现在父母厄难中者,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,供养十方大佛。佛敕众僧皆为施主,咒愿七代父母行禅定意,然后受食。是时目连母得脱一切饿鬼之苦。目连白佛:“未来世佛弟子行孝顺者,亦应奉盂兰盆为尔,可否?’佛言:“大善!’故后代人因此广为华饰,乃至刻木割竹,饴蜡剪彩,模花果之形,极工妙之巧。”

信佛而崇尚孝道的古人对此广为化之,形成了一个节俗。唐代每年七月十五日,宫中都要接受尚署进献的盂兰盆。盂兰意为救倒悬,盆是食器。皇帝在这一日还要进行有关活动。唐宪宗曾于此日到安国寺观礼,唐代宗曾在中元节于内道场造盂兰盆,不惜花费银子百万两,把盂兰盆装点得珍贵之极。

又架设高祖李渊以下七位先皇的神座,备旙节、龙伞、衣裳之制,各书尊号于幡上。神座被隆重地异出内廷,陈于寺观。是日宫中大排仪仗,百官序立于光顺门以迎候神座。在通往寺观的道上,旗鼓大张,人群迎呼。此后每年都要举行这种仪式。有识者却嗤其为不典、伤教。

中元节逐渐发展成为祭悼先人、超渡亡灵的日子。到宋代,市井上除卖瓜果食品以外,又卖冥器,如靴鞋、袱头、帽子、金犀假带、五彩衣服。城中人或在家祭祀、或前往墓地拜扫。宫中车马出门朝陵。官方祭阵亡军士、设孤魂道场。

明代中元节例于番经厂、大高玄殿作法事。与天启皇帝同乘舟、落水而未能生还的小太监高永寿,被天启特命在中元节法会上超渡亡灵,这是唯一的一位宦官获此哀荣。

中元张灯,起于宋太祖,开宝四年中元节京城张灯。宋太宗时曾诏令三元张灯,皇帝在中元节御东华门观灯,后又取消了中元、下元之灯。南宋中元节,皇帝赐钱差内侍到龙山放江灯万盏,在江上放灯,意在祭享江海鬼神,以“渡”亡灵并供士民游观,明清沿之,中元节大放河灯,地点是西苑(今北海)湖中。民间则在运河闸上燃灯。灯是用蜡烛置于荷叶上点燃的。明代宦官、宫女常在西苑桥上,河灯万盏之时,相携看灯,夜深方归。清慈禧太后曾于中元节,集僧徒数百,超渡孤魂。夜晚与宫眷泛舟湖中,糊纸如荷花,点燃上面的蜡烛,漂灯于水上。

清代中元节除放河灯外,偶有放烟火之事。应节戏“佛旨渡魔”、“魔王答旨”照例在御前上演。

中元节祭悼先人、亡者,需食素。王建宫词云:“看取中元斋日到”。

明宫此节例行食银苗菜和冰鸭,银苗菜是藕的嫩芽,冰鸭乃是头一日晚上煮熟后凝成膏状的鸭子汤。甜食局例行进供佛波罗蜜。

七、中秋

《礼记》上说:“天子春朝日,秋夕月;朝日以朝,夕月以夕”。八月十五夜正是夕月之夕。

此夕金风荐爽,玉露生凉,丹桂香飘,银蟾光满,且五谷已熟,瓜繁果盛,一年中最好的时光无过于中秋之夜。文人学子常于这一夜泛舟湖上,举杯邀月,叹今夕何夕!

中秋之夜,并不存在严格的祭月仪式供皇帝主持,宫中是一片与月同怡的浪漫情调。为了更接近明月,帝、后们登上宫中最高的楼台赏月,还要与水中之月同乐,所以赏月台要建在水边。唐玄宗曾与杨贵妃在太液池边中秋望月,月斜后便望不见了。玄宗遂勅令于太液池西再筑高台,与贵妃来年望月。故说中秋玩月,肇于唐明皇。

赏月时,筵宴、笙歌不可缺。鲜果、美酒、佳肴亦是娱月之设,歌声、乐声飘向夜空,自有享月之意。皇帝经常召来词臣雅士,对月吟诗。

古人逢节日,喜欢食夹馅的饼,中秋日常吃果饼,饼呈圆状的象圆月,遂有月饼之称。明宫八月十五日,每个庭院都摆设月饼、瓜果,傍晚就开始静候明月。月亮出现,即焚香大吃月饼,一直吃到夜深。如剩有月饼,则收存到岁暮再吃,那时则称之为团圆饼。

兔是月仙之一,清代民间街市叫卖的泥塑彩兔,常被宫眷们买来供月,“不供嫦娥怜兔影,为侬捣药祝长生”。

九是阳数,九月九日故称重阳。此时正是秋高气爽,过了重九便进入深秋,秋气日渐萧肃。古人在这个节日要饮酒、佩茱萸、登高、赏菊、食粘米花糕。

《西京杂记》记载,汉宫每年九月九日,宫中上下佩茱萸、食蓬饵、饮菊花酒,据说可以使人长寿。菊花酒是在菊花舒展时连茎叶一并采下,杂黍米中酿之,至来年九月九日酿成,开罐而饮。菊花在百花凋谢后盛开,古人视它为象征长寿的吉祥花。秋天与人生的暮年相对应,于是人们在重阳节释发生命长生不衰的愿望,饮菊花酒寓意着祈望生命长久。不过古代重阳节,延年益寿并不是唯一的主题。

重九,宫廷以及民间,人们欢乐、享受季节的馈赠、畅抒豪情或者讲习斯文,互致美意。

菊花在这个季节独领风骚,受到人们珍爱,不能不赏菊。魏武帝(曹操)

在重九日送给书法家钟繇礼物,并书:“九月九日草木遍枯,而菊芬然独秀,今奉一束”。北宋时已有许多品种的菊花供人延赏,有黄白色的万龄菊、粉红色的桃花菊、白色的木香菊、黄色的金铃菊、纯白而硕大的喜容菊。南宋的庆瑞殿,重九前已陈列好万树菊花,灿然眩目,且点菊灯,以助佳氛,皇帝赏菊、赏灯,同时赏赐奏乐的宫廷艺人。

清代慈禧太后每当宫中菊花发芽时,便愉快地做起花匠的工作,修齐剪枝。她对于辨别菊花似有奇能,菊尚未发芽时,就能指出开何种颜色花,花开之时,果然不误。可谓现今的园艺师了。

茱萸俗称辟邪翁,插在头上或浮在酒上,取辟毒气、御初寒之意。

皇帝在重阳日或登高、或赐宴公卿、或讲经史、赋侍,以赏菊、登高为多。登高,或到郊外登山、或登宫苑中的小山,也有登塔、登楼台之时。唐中宗曾登慈恩寺塔。明代皇帝在此日驾幸御园的万岁山、兔儿山或旋磨台,穿着菊花补服的宫眷、宦官随同登高。不过旋磨台并不高,皇帝要在这里例行观看秋收打稻戏。清代皇帝或在禁内登高,或登临香山,若值秋勅,则往往策马奔向塞外之山。

重阳节,人们用当年收获的米面蒸糕,上嵌百果,称为重阳花糕。南宋的御厨蜜煎局用五色米粉塑成狮子蛮王状,以小彩旗簇之,用熟栗子肉捣成的细末,入麝香糖蜜和之,捏为饼糕小段,或如五色圆球,沾上韵果糖霜,放在狮蛮下面,制成“狮蛮栗糕”,与酒配在一起,进呈皇帝食用。明宫上下除饮菊花酒、吃花糕以外,还有迎霜麻辣兔上席。宦官们常在重阳前后,摆迎霜宴,宴上食兔肉,谓之迎霜兔。清宫御厨饽饽房制作花糕,花糕不仅作为宫中节令食品,还要装点精细、插旗贴金,摆上奉先殿和佛堂的供桌。

八、岁暮游乐生活

冬至在十一月中下旬,是一年中阳气渐升、阴气渐降的转枢之日。

在一年的所有令节中,冬至的重要性不次于元旦。从冬至那天起,天逐日加长,夜逐日减短。昼为阳,夜为阴;相对应的是天为阳,地为阴;在阴阳天地之间,古人敬天崇阳,因此,冬至日正是皇帝一年中祭天的最恰当的日子。

在祭天之前,皇帝先行斋戒。到冬至日,备大驾前往城外南郊,祭天于圜丘。祭天是皇帝政务活动中最庄严、浩大、仪制缜密繁缛的一项。如果没有掌仪官的引导,皇帝是难以记住前后数不清的规定的。

祭地的仪式在夏至日举行,城外北郊的方泽坛是皇帝每年祭地的场所。

百官、外藩使者在冬至日上朝参加隆重的朝会。文武官整齐排列在殿庭中,北宋俗称“排冬仗”。皇帝在皇宫的前殿受朝贺。仪式与元旦略同。《汉书》说:“冬至阳气起,君道长,故贺;夏至阴气起,君道消,故不贺。”

在后宫,宫女们冬至那一天,用红线量日影,以后每天添长一线,这是魏晋宫中的习俗。唐代宫女们以女功揆日长短,冬至以后比常日增一线之功。

冬至是隆冬的开始。在这个数九的第一天,明代的宫眷宦官们穿上阳生补子蟒衣,每间屋子的墙上挂上一幅未着色的梅花图,梅花总共八十一瓣,从此日起每日染一瓣,以待九九尽而春归。图上还有“九九消寒歌”,句子最初多是民谣俚语,后来经正德、嘉靖间文士杨慎改定为新诗。“九九消寒图”由司礼监印刷,图中的诗共三首,每九一首,如一九的诗是:冬至才过一九逢,家家闭户避寒风。风送雪花如斗大,飞来飞去满空中。

清宫的“九九消寒图”用文字构成画面,多种多样。道光皇帝御制的“九九消寒图”别有心裁,“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”九字,每字皆为九笔,张挂在满是图书翰墨的懋勤殿。双钩成幅,题曰“管城春满”,在懋勤殿轮值的翰林诸臣,按日填廓,细注阴晴风雪,用行行小字的空白构字,工致绝伦。

此后每岁相沿,后廷宫女们也来效仿,“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”九字,每日写一笔,八十一天写完。

逊清皇室仍然用消寒诗图打发隆冬时光,将长篇诗句写成吉祥葫芦图案。

冬至前后,职掌天文历法的机构(明清为钦天监,此前为太史官),要向皇帝恭进来年的时历。清乾隆时,为避弘历的御名,改时历书为时宪书。

清代把这一天定为十月朔日,皇帝先行斋戒祭享,然后驾临乾清宫阅时宪书。

时宪书上,列有每日宜、忌三十七事,进御者六十七事,包括颁诏、覃恩、肆赦、封拜、行幸、遣使、出师、庆赐、伐木、畋猎、平治道路、破屋坏垣各事。

十二月是一年中有诸多讲究的月份,进入年终,人们祈望吉祥,驱避邪魔,以图本年得到一个圆满的终结,并雀跃地恭候、迎接新禧。

十二月初一日,清代皇帝在重华宫开笔书写“福”字,第一张福字例行悬于乾清宫正殿,其余的张贴于各宫苑、颁赐皇子、宗藩、大臣和侍卫们。

这是乾隆时确立的节令仪式,在此之前,皇帝们偶有年终御书“福”字赐大臣之举。书福之笺,质以绢,傅以丹砂,绘以金云龙。书福字之外,皇帝有时还写些吉祥对联、吉祥词句如长寿、宜春迎年、宜入新年、一年康泰等字。

每年有幸接受皇帝面赐福字的皇亲、大臣十人左右,皇帝临案执笔,受赐者依次跪于案前,仰瞻御书毕,叩首谢恩。两名太监对持福字笺而出,受赐者再在福字下面叩谢。

十二月八日腊祭是一项古礼。夏代称其为嘉平,商代称为清祀,周代称为大腊,汉代则称腊。腊祭的对象是百神。腊祭原非定在十二月初八。汉代以冬至后的第三个戍日为腊日,汉为火德,火衰于戍,故以戍为腊日;曹魏是土德,土衰于辰,故以辰日为腊日;晋是金德,金衰于丑,故以丑日为腊日。因为“王者各以其行,盛日为祖,衰日为腊”。祖祭是祭祀路神,与腊祭同样古老。随着五德说不再被严格信奉,腊日便定在十二月八日。

唐代,皇帝常在腊日赐群臣腊肉或在苑中畋猎。腊的古义就是以畋猎获得的野兽作为祭品。

宋代以后,腊日的活动变为吃粥。此日吃粥原是礼佛的一项内容,此习由寺院传至民间,再进入宫廷。宋代皇帝尚未能接受腊日吃粥的习俗,明清皇帝则理所当然地以吃腊八粥度此节日。

明宫中腊八粥的做法是:“先期数日,将红枣捶破泡汤,至初八日早,加粳米、白果、核桃仁、栗子、菱米煮粥。腊八粥先供于佛像前,而且户牖、园树、井灶之上也供设此粥,剩下的内廷成员分食之或互相馈送。皇帝常把御用的腊八粥赐赏下属。

因为腊月八日相传为如来佛乞食以布施众生之日,所以清宫此日用青豆煮粥,意在助如来布施。腊八前的二、三日,雍和宫大事煮粥,用宫中大号粥锅两个,每锅可容米二、三十石,每年煮粥用银十万两。熬粥者十人,曾在宫中专门练习,喇嘛多人围锅念经,满蒙王公贝勒监视。腊八当天,由监视大员率众将粥进奉内廷,皇帝照例谕令供祀太庙、寿皇殿及内廷西苑各庙,然后分赏内廷各宫后妃,再赏外廷王公大臣。分赏外廷者,由太监一名押送,二人抬黄食盒一架,内装黄盒子一个,盒中盛粥一碗,受赏大臣跪接、跪送。粥中没有盐和其它调料,淡而无味,其实很难下咽。

紫禁城内宝华殿后的中正殿还要举行送岁仪式,殿下设一个黄毡圆帐房,称为小金殿,皇帝驾临,众喇嘛在殿下唪经,达赖喇嘛和章嘉胡图克图到皇帝面前佛拭衣冠,意为祓除,以取吉祥。

十二月二十三日以后进入交年,宫中与民间同样为送旧迎新而忙碌。

二十二日或二十四日,灶君要上天言事,民间须得祭灶,宫中的灶君也要受到款待。清宫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坤宁宫祀灶,太监们设供案、奉神牌、香烛、燎炉、拜祷等,陈列祭品三十三种,另有黄羊一只。祭品多是各种干鲜果子和糖,民间用麦芽糖粘住灶君之嘴的习俗也被清末宫廷所采用。这一日,皇帝诣佛前、神前、灶神前拈香行礼。之后,皇后行礼,在民间女子无拜灶之礼。

二十四日各种迎新的陈设都要摆好。各宫门改易春联、张贴钟馗像。明代自这一日到正月十七日止,每晚都要在乾清宫丹陛上扎烟火、点放;清代从这一日到二月初三日,乾清宫丹陛上安设万寿灯二座、丹陛下安设天灯二座。万寿灯的左右各悬万寿宝联十六幅。二十四日起,皇帝出宫时每过一门,太监放爆竹一枚,入宫亦如此。清宫二十六日,除张挂春联、门神外,还要在后妃所住的十二宫张挂钦定“宫训图”,如在景仁宫挂“燕姞梦兰图”、承乾宫挂“徐妃直谏图”,共十二张,各有御制赞话。

岁暮贴在门上镇邪的钟馗,出自唐玄宗的一场梦。唐玄宗一夕梦见一个凶煞又正气凛然的鬼物,自称终南进士钟馗,当应举而不第,触阶死,在阴间食鬼,玄宗醒后命画师吴道子绘出其梦中的钟馗形象。每年岁暮将钟馗像赐给大臣,民间贴于门首,以辟除不祥。明宫除张挂绢画的钟馗以外,惜薪司用灰炭塑成将军、钟馗像,抬入后宫。钟馗塑像高三尺许,通身五彩而手和脸全黑,称为“彩妆”。征袍如火如戟,小胆宫娃不敢看。“彩妆”钟馗用于祀灶,安放于各宫殿门口。

除夕之夜,在人间的灯火和喧闹中完全是一个白昼。繁华而短寿的隋朝,按炀帝的旨意,每当除夜,殿前诸院,数十座灯火之山光耀天地。熊熊燃烧的是沉香木,每一山焚沉香数车。当火光渐暗时,浇上甲煎以助火焰,甲煎是从蠡类动物中提取的脂液再加工制成的香料。沉香与甲煎燃烧成的火山,焰高达数丈,香气飘散出宫,数里之外都能闻到。这一夜,共烧沉香二里余车,甲煎二百石。殿内房中取光则不用膏火,一百二十颗大珠悬垂,光比白日。又有明月宝夜光珠,大者直径达六、七寸,小者也不下三寸。

唐太宗贞观初年,曾在除夕大事装点宫掖,明设灯烛,殿内诸房莫不绮丽,后妃嫔御焕然盛妆,金翠耀眼。殿阶下的火堆映得庭院明如白昼。在乐声的渲染下,唐太宗感到很满足,便筵请隋炀帝当年的萧皇后同观此景。太宗一再要萧氏回答:“朕施设孰与隋主?”萧氏被追问,乃叙述了隋炀帝挥金如土的情形,太宗良久不语。

宫中的人们通宵守夜,等待新年的黎明。南宋宫中上下在夜色中用珍果消磨时间,消夜果子盒极精巧,供给皇帝一盒消夜果,不啻中等人家十户之产。盒内果品多至上百种,各种蜜饯居多,杂在糖、糕、豆、酥之中,象形的玉杯宝器、珠翠花朵、犀象博戏之具、销金斗叶及诸色戏弄之物,极为小巧。巧工制作的微型玉辂置于盒上,玉辂全部用金玉为饰护,以贴金龙凤罗罩。如此奇侈,只图皇帝天颜一笑。整夜,宫中爆竹之声不断,爆竹花样繁多,有果子形、人物形。殿司曾抬进一座屏风,外面贴着钟馗捕鬼等图,里面穿着长串火药和引线,一经点燃,爆竹声连发百余响。人们在临安的街巷中常能听到除夕之夜皇宫传来的爆竹声。

清宫除夕特有的习俗是岁、封笔、掸尘。殿中用金炉松柏枝,叫做岁。自康熙开始,清帝于这一天郑重封笔,手名香致敬,仪式与开笔相同。乾隆某年勘定金川时,除夕下午四时,一封军营奏报传至宫中,乾隆已经行完封笔仪式,不宜用笔批奏,权且口授近臣,缮旨颁发。

九、皇帝寿辰——万寿节

皇帝的生日是宫中盛大的节日,与元旦、冬至并重。帝诞日的名称只是在明清时才叫万寿节,历史上曾出现过许多名称,如唐代曾有:千秋节、天长节、天平地成节、庆成节、嘉会节之名;后晋名启圣节;后汉名嘉庆节;后周名天清节;宋代名长春节、乾明节、寿宁节、承天节、乾元节、寿圣节、同天节、兴龙节、天宁节、乾龙节;辽代名千龄节;金代名天寿节;元代名圣节。几乎每个皇帝的寿节名称都不同。

唐代以前,宫中并无大庆皇帝生日的典礼。确切地说,皇帝祝寿是从唐玄宗开始的。

贞观二十年十二月的某天,唐太宗对长孙皇后的哥哥长孙无忌说:“今日吾生日。世俗皆为乐,在朕翻成感伤。诗云: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何以劬劳之日,更为燕乐乎?”

然而八十余年后,唐玄宗却志得意满地接受了宰相源乾曜和张说的奏请,以他的生日为令节。张说等在给玄宗的表上说:“少昊著流虹之感,商汤本玄鸟之命。陛下二气合神,九龙浴圣。月惟中秋,日在端午。常星不见之夜,祥光照室之朝,请以为千秋节。著之甲令,布之天下,咸令宴乐。群臣以是日献甘露醇酎,上万岁寿酒,王公戚里进金镜、绶带,七庶以结丝承露囊相遗问,村社作寿酒宴乐,名为赛白帝、报田神。上明元天,光启大圣;下彰皇化,垂裕无穷。”玄宗愉快地提笔作诏,回答张说等人的请求:“当朕生辰,卿等请为令节,上献嘉名,自我作古,是为美事。依卿来请,宣付所司。”

这一年是开元十七年,唐玄宗四十四岁。八月五日千秋节那天,李隆基宴百官于花萼楼下,大陈歌乐,倾城纵观。天下诸州皆令宴乐休假三日,编入律令。

次年千秋节,李隆基再登花萼楼,百官献贺。在欢庆之宴上,玄宗喜赐四品以上官金镜珠囊、缣彩,五品以下官束帛,并喜题八韵诗以示群臣:

兰殿千秋节,称名万岁觞。

风传率土庆,日表继天祥。

玉宇开花萼,宫悬度会昌。

衣冠白鹭下,縴暮翠云长。

献遗成新俗,朝仪入旧章。

月衔花绶镜,露缀彩丝囊。

处处词田祖,年年宴杖乡。

深思一德事,小获万人康。

为庆千秋节,唐玄宗创作了大曲《千秋乐》、《千秋子》。北宋帝诞日,群臣于紫宸殿上寿,面对皇帝行三十三拜礼,而正旦朝贺十九拜,冬至朝贺十二拜,均低于皇帝寿节之拜。宰相代表群臣上殿,捧觞祝皇帝万寿。皇帝赐百官茶汤。

北宋皇帝的圣寿宴场面很大,教坊艺人歌舞不绝。开始,乐人先效百鸟鸣,内外肃然,只闻半空和鸣,若鸾凤翔集。宰相与亲王及外国使节坐于殿上,群僚和外使随员坐于殿外两廊。每位的面前都摆放着各色食品,有环饼、油饼、枣塔、果子等。辽国使节的食物最丰盛,特加猪羊鸡鹅兔连骨熟肉。

为皇帝斟酒者,每每举其袖,唱引道:“绥御酒——”教坊乐人在山楼下彩棚中早已陈设好器乐,有拍板、琵琶、箜篌、高架大鼓、羯鼓、铁石方响、箫、笙、埙、箎、觱篥、龙笛等,两边对列杖鼓二百面。

第一盏御酒举起,乐人一名歌板色,笙、箫、笛先奏,后众乐齐响。宰臣举酒,百官倾杯,艺人在台上舞蹈,对舞、独舞。第二盏如前。到第三盏御酒时,左右军百戏入场。所谓左右军,实际上是指京师坊市左厢、右厢,演员都是民间艺人。百戏项目有:上竿、跳索、倒立、折腰、弄碗注、踢瓶、筋斗、擎戴等。凡御宴至第三盏,方下酒肉、醎鼓、爆肉、双下驼峰角子。

第四盏时,杂剧上场。第五盏,乐人弹琵琶、方响,跳三台舞之后,戏谑色彩的参军色入场,小儿舞队二百余人入场,舞步齐进,叩于殿阶。参军色与小儿班首问答,小儿班首诵台词(口号),音乐声起,小儿舞队载歌载舞。接着杂剧入场。这一盏,下酒群仙炙、天花饼、太平毕罗、干饭、缕肉羹、莲花肉饼。

第六盏御酒,先是笙奏慢曲、三台舞,而后左右军比赛击球。殿前立三丈高的球门,哨笛杖鼓为两支球队助威。这一盏下酒菜是假鳖鱼、蜜浮酥捺花。

第七盏,女童舞队四百余人上场。女童们都是从坊市中挑选的妙龄容艳过人者,上场时装束得宛若仙女,执花而舞,且舞且唱。然后杂戏入场,参军色在歌舞与杂戏之间穿插作诙谐之语。这一盏下酒排炊羊、胡饼、炙金肠。

第八盏,唱踏歌,奏慢曲子、跳三台舞。下酒菜是假沙鱼,食馒头和肚羹。第九盏,左右军表演相扑,下酒水饭,簇钉下饭。皇帝起驾。

其实皇帝生日宴不是每次都这样繁琐,有时很简单,原因只是皇帝不耐久座。

元代皇帝生日前一天,文武官员亲自到寺观建道场,以祝延圣寿万安。

寿节之日,朝臣诣阙称贺,地方官率僚属、儒生、耆老、僧道人等,结彩香案,呈舞百献,夹道祗迎,就寺观叙班舞蹈三呼毕,公宴而退。

明宫中每逢万寿节,地位低下的宦官宫女都可以不衣青紫,穿上自己喜爱的衣服。天启时,宫女们竞相创制新式方胜葫芦,戴在身上,字形图案有:宝历万年、洪福齐天、四海丰登等。宝历万年是由八宝荔枝、卐字点鱼凑成的;洪福齐天的构图是两面赤色蝙蝠各一,中填齐天二字;四海丰登是由两蜂附灯而飞、四隅各填海字凑成的。

清代皇帝寿典之繁盛,超过任何朝代,在帝王中以康熙六十寿典与乾隆八十寿典最具盛况,乾隆过于康熙。康熙的万寿盛典图长达二十余丈,乾隆的万寿长图有一百数十页。而清代最为铺张、隆重的庆典仪式却是慈禧太后的七十大寿。

当然最先创此胜绩的是康熙皇帝。其六旬寿庆期间,自京西的畅春园到西直门,经新街口、西安门通中南海,与紫禁城的庆仪连接,一路彩坊接连不断,连缀着彩墙、彩廊、演剧采台、歌台、灯坊、灯楼、灯廊、龙棚、灯棚无数,路径的寺观,大设庆祝经坛。直隶以及各省进京的臣民代表也搭设彩坊为各自的庆祝界,沿路的京城各部、寺、监官衙同样建经棚、设彩坊。

几里一个御座,御座周围便是一个热络、设施繁丽的景点。一路上,用彩绸结成的“万寿无疆”、“天子万年”等大字赫然出现在彩墙上;候补官员献给皇帝的万寿图屏,金色的寿字共万种字体;蒙古、汉军都统以下武官建百老献寿台,台呈九级,扮成百名老人的演员各执金寿字,层累而上。一路演剧彩台上的歌舞、戏剧节目、陈设难以尽数,其内容多为神仙祝寿故事。至于小如蟠桃、长生花、一统万年青,无不刻意求其吉祥之义。当是之时,京城内外,金碧相辉,锦绮相错,华灯宝烛,霏雾氤氲,弥漫周匝;紫禁城及御苑,绣幙相连,笙歌互起,金石千声,云霞万色,当世人都莫能描画尽致。此间无人不著礼服,各种事务暂歇,欢腾、庆贺达七天。

清代帝寿十年一大庆,每年一小庆,里程碑式的六十、八十大寿,则刻意隆庆。